萝卜小姐

人性未泯。

我还是信

一定是有一个冬天

一个很长很长的冬天 

雪还不是白色

落在冰冷的墙角一蹭就掉

粒子都缩成小小的一个

停在原地祈祷渡过严寒

我也缩成小小的一个

我说

到光里来吧

到光里来

于是光和影子花和灯火都像十亿年间的每一个幻梦一样飞过去

可这次的梦很长

很长像我孤独地活在一个腐朽之人的心脏里

他不再相信歌谣和诗句

我很痛苦

那痛苦令我死去

又将我复活以剥夺那永恒的故土


我曾见过啊

我曾见过的


你一笑

顷刻之间

便成的那整个宇宙











。晚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