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小姐

杂评或者其他

我的天
完全就是雨天在书桌旁读诗的感觉

这样有书卷气又沉稳的声音,好听,但不张扬也不剧烈,沉下来慢慢地听把每一个内敛的尾音都记在破口而出的唇舌之间。雨声的白噪音相比起绝对的安静给人真实的感觉,像是你读,我听,仅此而已。

想要一个缪斯
我离开他太久了

老是沉迷这种破锣嗓子乱吼的乐队🐟

一个人完全isolated的写东西
我大概只能坚持一个月
同一个坑
上限了
没有人讨论交流
没有人评论反馈
我又是个走剧情的废物
这样困得要死又觉得自己该码点字更新的时候
总是格外孤独

如果我可以像在石头上刻下一亿个刻痕一样对待一个人
五脏六腑都从身体里翻出来被挤压再放回原处
我会爱他

金发和红衬衫
使我疯狂
使我咣咣撞大墙
诸君
吾王使我快乐

[摸鱼]兔子

1.

   说起来最近发生了件奇怪事情。

    我家的兔子,突然变成人了。


     如果一定要从头开始讲这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多以前吧,一时兴起养了只兔子。白白的,特漂亮,就是在小贩一笼子毛乎乎的兔子里隔着十多米加上我一米六出头一点的海拔落差都能一眼看见的那种。当时刚刚上岗,正实习,带我的医生是个人特好的大叔,平时经常没事给放点小假,他总是念叨着:过两年实习结束的日子就辛苦咯,趁现在过安逸点,吃胖一点,以后忙起来也不至于扛不住。于是就在这安逸生活的驱使下,某天晚上跟朋友吃完饭逛夜市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了这么个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小兔子,老夫少女心泛滥一个没忍住就买下来了。

    当时买下来的时候,我问摊上的阿姨这公的还是母的,阿姨头也没抬回了一句不知道,我一边腹诽着这服务态度还真是热心友善一边点了点找回来的零钱,朋友见状在旁边岔了句:反正你又不养一对,公的母的也无所谓了。这时阿姨才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随口补了句:这兔子太小看不出来。我想也是,一个兔子扔在我自己家里养也无所谓,以后想给它找个伴再说吧。

    现在才知道,我家这漂亮得倾国倾城的小白兔子,是个公的,还是个变成了人都身高一米八以上身材匀称的优秀成年男性,白瞎了朋友送的一堆小裙子蝴蝶结。



2.

   

    当时买兔子的时候倒是闲,刚买来的时候天天帮它打扫天天抱着玩抱着拍照,博客微博朋友圈全是它靓照。但是半年之后问题就来了,实习结束,我开始当住院医生了,虽说住院医生也是食物链底端的劳动人民,受到的压迫可比实习的时候多到哪里去了。虽然很愧疚,但几乎每天回家都只有给兔子加点食物和水,然后滚上床睡觉的时间,平时就在家里放养,门窗都关好了也不会跑丢,而且兔子聪明早就学会自己上厕所了,偶尔周末放假能把它放床上一边玩一边看点文案纪录啥的。兔子委屈,我也委屈啊。

    说起来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家兔子是公的这回事是有原因的,这兔子吧,性子特别…内向。别质疑我怎么知道一个兔子内不内向的,刚把它接回家的时候,蹲笼子里打死都不出来,后来用各种兔粮兔草好说歹说哄了三天,才敢从笼子里出来。出来的时候我隔着老远在床上看着简直要一碰三尺高,后被同事评价有种亲妈看见孩子得奖一般的即视感。所以啊,我家的小美人一定是个小姑娘呀,一个放在床上活动范围都不会超过三十厘米直径的文静内敛的小姑娘是吧。


    至于变成人这事,说起来就挺玄乎了。我一个信仰科学的大好青年,这事放在前一天我都绝对不会信,放现在?呃...怎么说,魔法只是我们还不了解的科学吧,咳咳。



4.


    C市夏天暴雨多,下暴雨自然就有暴风,那天下午两三点钟天就很暗了,乌云黑压压的一片一片地压下来,几个护士还在跟我们瞎扯说这是哪位道友渡劫,然后当天下午提前就下了班,住院总说晚了暴雨下下来了不好走。我们感恩戴德的一个一个溜得飞快,可是我到家的时候暴风雨还是已经开始了,被淋成狗的我根本就没来得急换衣服,一个箭步直接冲到阳台上把晾的衣服全撤下来,花花草草也全部搬到室内,想着要是被淋坏了我妈旅游回来一定得打死我,特别有两盆金贵的兰草。大大小小七八盆花搬下来也是够累人的,搬完之后我抓了睡衣就钻进浴室洗澡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外面暴雨伴着雷声已经落下来了,淋浴房的水声都遮挡不住的声音。正当我洗完澡擦着头发思索着我提前下班的美好生活应该怎样被享受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兔子呢?我回家忙进忙出的也是转了好几圈,并且按理说那么白的兔子应该很显眼才对,这天气,你总不能指望它从阳台跑掉了不是,而且我住十楼,也没听说过哪家兔子会爬墙的啊。一个人住的出租屋一共就那么几个房间,我晃来晃去兔子兔子的叫着找了好久(养了一年多都还没起名字)最后发现它钻进了书桌和墙之间的缝隙里,估计是被雷声吓的。我一面忍住尖叫啊啊啊啊我的小美人怎么那么可爱一面头疼着要怎么把它从墙角万年没人打扫的缝里哄出来。

    最后的结局还是我仗着缝隙不深,伸手给捞出来了,虽然废了好大劲。捞出来到亮的地方,才发现白兔子都给脏成了灰兔子,不洗澡是绝对不能就这样在屋里浪了。然后一边撸着耳朵安抚着一边就放了小半浴缸的温水撸袖子准备给兔子洗澡。现在想来幸好没图省事给扔洗手池里。


    据说在遇到突发事件时的反应可以测试一个人的性格,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我大概确实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就出门拿了个给兔子用的沐浴露,然后打了个闪电,大哥您谁?这是我家浴室?


5.


    “你是?”

    “……”

    “我兔子呢?”

    “……”

    “能听懂人话?”(大概我的表情那个时候看起来很凶)

    点头

    “你谁?”(我发誓我不是故意要看起来很凶的)

    “……兔…子?”

    “你逗谁假的吧!”

    “……”

    ……

    朋友们如上的对话整整进行了快一个小时,我才勉强从我三观爆炸的大脑那里得知面前这个人类大概是我兔子变的,嗯,有手有脚器官健全的人类。具体为什么除了那道闪电能强行背个锅之外没有了,不过被闪电击中你不是应该会变成一个跑得超级快的兔子才对啊,剧本拿错了吧。

    务实一点比较好,既然物质凭空出现并且我还没有掌握能让他凭空消失的科技,没有户口没有证件的一个大活人,也只有当兔子养着。但是大活人我喂他吃什么啊,当人养还是当兔子养啊。

    “总之你先从浴缸里出来,毛巾我帮你找找新的,衣服我想办法。”一个一米八几的人蜷在浴缸里是挤了点,我小美人就算是变成了人也是五官清秀漂亮的那种。我眼光真好。

    好在我平时买衣服喜欢OVERSIZE,此时随随便便就翻出来几件够大的T恤和宽松的五分裤,款式也都是素得不行男女通吃的款,穿出来也是像模像样的。一个长得如此标志的兔子是不挑衣服的。


    但是我没给兔子起过名字,现在怎么叫?你说兔子的时候方便点随便叫什么猫狗耗子都行,但是大活人不一样吧,就算不出家门,对着一个活人叫狗子,我的良心也是会痛的。差点去网上搜索实用姓名大全的我最后还是忍住了,算了算了就叫兔子了!  

    “兔子。”

    “嗯。”

    看这不是叫着挺好。


    


6.


    第二天上班,我当然不敢如此张扬地带一个黑户人口出门,打了招呼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跟着我去上班。兔子还是兔子的时候不容易看出来,变成人了那么显眼的身高杵在那里,可怜巴巴的把人盯着一个字都不说。你这样出门会出事的好吗!

    然而,同事倒是大摇大摆的把她家的猫带来了,一个棕色头发的大眼睛女孩,跟在她后面在整个住院部转来转去一上午,好几次有病人问,同事支支吾吾说是表妹过来玩,没地方去就让她跟着来上班见识见识。得,绝对也是强行跟出来的,有那么一会我小小地庆幸了一下我家兔子好欺负。

    午饭的时候我拉着同事单独坐了一桌,悄悄的问,“你家那只橘猫?”

    她盯了一眼隔壁桌跟护士们聊得正欢的女孩,“嗯,你知道的,阿橙。”

  

    果然不止我一个人!


原因是因为见到一个很棒的游戏
所以用上了我零星半点的神话知识
和一颗空想半夜杀马特的心

哦对最近低迷
写不出来啥东西真是抱歉
顺便又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