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小姐

一个废话博主,土味诗人,致力于………额

突然意识到,即使同在北极圈,我的热度也一直都是最低,每个北极圈都是一样,甚至比一些自满如我看上去非常油腻的文章热度都低。果然还是年轻人水平不够心高气傲了。

听见人唱我真的陪他淋过大雨真的有过思念成疾真的真的,就总觉得那些真的真的,不过都是一厢情愿,不过都是我真的真的太想,就仿佛是成了真的。没人知道没人记得,再真的回忆又如何啊。

幻想自己又和哪位墙头哥哥有一段情的时候,总是格外真切

告诉每一个人我曾活过,仿佛这样我就真的曾经活过。

若你所想的一切都是我,那我可否哪怕只是知晓你?

委婉地表示想用这个梗写个白月光,让人从此以后,看甜饼笑着笑着都能哭出来。

无论如何都登不上南瓜的账号,fong辽



大家都不愿意看白月光文体吗,我好想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