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小姐

人性未泯。

    我觉得一个最优雅从容的状态,是让我自己的文字为自己所用,去主观地抒发我自己的感想,去帮助阐释和宣泄。无论如何,我的文字应该是服务我自己的一个存在。可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本末倒置。

    而这本末倒置也不是完全没有来由。

    人们不喜欢看完全为自我所用的文字,所有的东西都是自恋地围绕着写下它们的人,把自己捧上造物主的神坛。情感也好思绪也罢,抽象或者白描,说白了没人想看只关于你的故事,没人在意你看待世界的方式,你一个人表演,地球照样地转。

    于是我开始写故事,如果没有人喜欢看我,那我笔下的人物获得关注也是值得令人沾沾自喜的一件事情。可我始终看起来没办法将自己从我的文字里抽离,于是我所写的一切,都带着那种自恋的可悲的而又能直接展示出我肚子里并没有多少墨水的既定事实的味道。而我总是想写疯子和伟大的人。忘了另外一点,还有为了掩盖我缺少的阅历而被扭曲神化的抽象的‘现实主义’,你会发现我写的情诗里除了星星和火焰再无其他。

    于是我真的很想写好一个故事,我开始反思,之前是哪里做得不对,开始计划我的剧情,反复推敲我的逻辑,结果只是它们在最终落上纸笔之间之前就消失了踪影,因为我再没了耐心。喜好总是转变得太快,就像在每一个我决定挖下地基建造高楼的地方,最后都只堪堪踩下一个脚印。

    去四处寻找成为作家的方法和习惯,写下每本书里截然不同的建议并且深以为然。然后我又想起来文字最早的目的是表达我自己,遂决定继续做个自恋的人,让所有东西围着我转。

    有人说过每个自恋的人都同时是自卑的,反之亦然。我来描述一下这样的感觉:我太过在乎自己以至于没有精力去在乎别人,别人的喜好别人的生活别人的喜悦和生活故事都与我无关,除非我认为他们作为同龄人超过了我太多(比我优秀或者物质水平更高或者更懂得某个方面的潮流),我才会虚情假意去听一听。同时我又怀揣着这种对自己深刻的怨恨,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优点,没有任何资格去和任何人比较,不值得拥有所有的褒奖对所有的贬低欣然接受。这样的感觉很难受。我喜欢把些破事发到博客上,然后期待有人来分享我的遭遇与我感同身受,可如果没有我会沮丧地告诉自己是因为我的破事不值得有人关注,而如果又有那么两个上天赐给我的好心人,我又会辗转反侧地内疚于我分享了自己不理智的情绪。我可能确实有病。

    看,我的文字今天也还是关于我自己的,我还是不能睁开眼睛去看到周围比我好一万倍的世界。


评论(5)